五月私语

2006.5.7
        好久好久了,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日子没来这里了,不是懒惰、不是无话可说,不知道是不愿写还是不敢写,在四月的某个夜里读到篇好文章,决意不再记流水账。旅行一趟终于结束,好像放了个长长的假期,上海之行清爽怡人,但那本不是我的初衷,或许前些日子我真的的无法调整自己的心情,摆脱不了疲惫,好的,那么我选择放纵,我的朋友告诉我说:难得出来潇洒,那就玩尽兴!我想用一段记忆去抹去另一段记忆,回来才发现那只是让记忆更加深刻,不同的是心情变的平静,不再那么孤傲,不再计较过去的得失,昨天我看在眼里,今天将它埋在心里!

Shanghai

        比起浦江两岸华丽眩目的景色我更喜欢听海边的浪潮拍岸的声音,在海洋的大气与威力面前,人算什么。当然,太湖的静谧之美,即使没有让人魂牵梦绕也有它自己的安宁。也许我们已经习惯城市的喧嚣,习惯现代化的都市与古镇老街纵横交错,就像今晚我习惯性的回到宿舍,习惯性的坐在电脑面前打字一样,一切都再自然不过了,每天都在为了忙碌而忙碌,浮躁、焦虑、疲惫、紧张缠绕在我们心头,只有当以最近最近的距离触摸大自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心底最原始的安静已没剩下多少!
        在外滩的一个过街地道上偶然发现一条梵高的艺术走廊,那是是荷兰银行上海分行赞助的,梵高金烁烁的伟大画作在幽暗的地道里熠熠生辉,作品跨越时空,可是大师已灰沉大地,巨幅的肖像立在走廊的一端,仿佛平静的注视着百年的沧桑巨变,站在人来人往的地道中央,我觉得自己好像与大师有了触摸心灵的对话。我想,包括那些在心房周围围起栅栏、筑起高高钢墙的所有诚实的、追求纯美、喜欢探讨灵魂的、幻想过纯洁式自杀的人们,你只要看到梵高那些腾空而起的、在寰宇间剧烈旋转的图画,想想他高耸的额骨、黝黑土俗的烟斗,以及将子弹射入腹部有缓慢痛苦的死亡,他一定会在你的心中 焕发出耶稣般的、真正的人之光芒。想到这,我开始哽咽,一个人可以将悲伤忍耐多久,才能让泪水不流出来,或许,这又只是对自己的另一番拯救,正如梵高在精神病院里画出的那幅《星夜》以及麦克莱恩唱出的对它的心灵的回响:
        星夜下,空荡荡的大厅挂着画像,他们看着这世界,无法忘怀,就像你曾经遇见的陌生人,衣衫褴褛、面带嘲讽的的人,血红的玫瑰银色的刺,破碎在洁白的雪地上。
        现在我终于知道,你曾想对我说些什么,你清醒的时候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你努力想让他们得到解脱,他们却不予理会,他们不会明白,也许永远都不会。

        我又回到学校,明天一样要早起,一样要上课,我要满怀激情的对待每一天的生活,尽管生活大部分时间都是平淡的,但漂泊的心永远停不下脚步,下一个目的地在遥远的召唤,彩云之南、丽江古城、玉龙雪山坐守千年,静静的等待我的足迹吧。

Leave a Reply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