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闲座于电脑面前,等玺下课,拉开窗帘一角,阳光虽然耀眼,却也遮不住冷,回学校几天来,只是越来越冷,冷到我心寒想回家,连西安都已经开始热了,没料到温差会这么大。既然要冷,昨日难得的雨天更讨我喜欢,阴沉沉,虽然,至少让我感觉像在南方。

      冻结和胖子都还在睡觉我只能戴着耳机,然后就听到“一生所爱”了,用粤语唱出来的中文歌词听不大清楚,却倒是更加空灵、徘徊,丝丝的旋律让我努力去重现电影里一幕幕场景,听不懂歌词,只知道定是诗啊画啊般情啊爱啊的描述,男女主角生死离别怎样怎样了,我们不能去憧憬过电影里的生活,可生活本来也就是电影了,当你在见过许多的人和事并且脸上日显苍桑时,你就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然后你就可以说你有你的电影了。突然想到昨天早上梦见景齐了,梦里就是一堆堆画面,理不清,只觉惊心动魄跌宕起伏,乱七八糟的一幕幕场景,只有我和景齐在中心,好慌张的,就像世界末日,多像电影啊,醒来之后心还跳的一颤一颤的,来不及翻身,忙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给她发短信,内容是一些简单的问候,我只希望尽快获得回复,手机响了,心也顿时平静,嘴角一弯笑纹。

      昨天一整天阴沉沉的雨,给北京增加些许湿润,在寝室没出去,对着电脑又是一天,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她的样子,真是太奇怪,人有时并不需要相识很久,却有着近乎前世千百年的亲切感,我想景齐就是这样了,晚上九点多她上网了,我本来准备关电脑了的,对着屏幕不知说些什么,我想她早上也许会莫名奇妙,那么早收到我无关痛痒打扰,然后是十分钟废话,然后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她讲给她听了,感觉自己好像从未对谁这么老实过,她只简单得说我好,我依然高兴,她并不知道我梦的更多内容,否则定会骂我个不停了,不过倒也无妨,因为我恨不得马上飞到千里之外的你那里去看你啊。 玺快来了,我要关电脑,这一年也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有时想着应该写一篇纪实长篇来纪录过去的2006:一场荒唐的考研复习,两次痛快的好友旅行,三个让我铭记的女人……算了吧,没那个闲心,这个多事的2007,随缘!

One Response to “缘”

  1. 三个让我铭记的女人……
     
    这还真。。。

Leave a Reply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