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

丁亥年戊申月乙寅日

孟秋上弦月

戊子初       七夕

     今天07年农历7月初7星期7,我属牛,却不是牛郎,没有织女的牛郎终究不算是郎,或许再也看不到下个7777,7也不是我的数字,我在寻找和在寻找我的欲拒还羞也未必与7有关,有的仅仅是相信其存在的一份坚定。

      7年前,一个年轻人独自来到南方一座城讨生活,从送外卖开始,穿梭于大街小巷建筑楼群,送外卖有了钱,他买了一把吉他,7年后的07年,深圳出了个陈楚生,深圳的酒吧向来就是炼星工厂,我不看超女也不看快男的,我更不会理会粉丝、花生,我只爱看yahoo的top story,直到我走过地道,听到和我一样大的男孩抱着吉他唱着《有没有人告诉你》和《黄昏》,刚听到几句歌词,让我驻足忍不住要回头看他,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歌,问旁边的老吴,答曰《有没有人告诉你》,而第二次路过又听到《黄昏》,这次就让我掏出了一块硬币,在我将一块钱的硬币放在吉他箱的那一刹,我们有的只是相互微笑的示意,他的一声谢,眼神的交流,一样的命运,不一样的形式而已。晚上查到了陈楚生以及他的那首歌,又下了《黄昏》,以前听过《黄昏》并且非常熟悉,但是觉得听多很厌,俗的情歌。我对周传雄是肯定的,对过街地道的回音也是肯定的,看来厌恶不是歌曲本身而是听歌的氛围和听者的心情罢了。想那个男孩也不一定能成下一个陈楚生了,本色酒吧,陈楚生出道和成名的地方,现在成了深圳响当当的名字,花生们经常光顾,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隐藏在高耸林立的写字楼群下的小楼,就在我身后,有天特地从那里过,在门口停下,有进去看看的想法,但碍于经济拮据以及一个人的无趣而放弃。

     听陈楚生是感于他的7年经历,而《黄昏》感于周传雄的情感故事,我觉得周传雄的歌是很像游鸿明的,他也是很有才的,两个在现在流行乐泛滥的港台难得的音乐人,我很少听港台新歌,那让我难受。音乐于我,如饭之调料,缠绕在我脑海不断浮现,又牵绊在我文字笔尖,所以我听陈楚生、听周传雄也听游鸿明。周传雄自有他的多情,游鸿明也有他的才华,那么聪呢,也许有天会听到我写的歌,写给欲拒还羞!


青春一去不复返,青春痘也是!

2 Responses to “楚歌”

  1. 晕,服了you! 
  2. 欲拒还休,快出来哈!别让我的聪一直等!
    一个真正的懂得爱往往不懂得表达爱!外在形式欺骗了太多的人, 请不要给我的聪造成伤害,因为其实我们都不懂得表达,我们只会默默地去爱! 

Leave a Reply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