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家乡灾情,手牵手,患难有我有你

戊子年丁巳月戊午日
孟夏小望月
丁巳初        15:15

     在我还没有到江油的时候,就听说过塌方、暴雨以及翻车。那时我是属于平武辖区,出生在王坝楚,生活在大雪深山,生活在九寨沟。下雨塌方与翻车,危险而遥远,只是听大人说起,不过经常爸爸会赶去某个地方抢修汽车,夜不能归,而我这个不到6岁的小孩定是要哭个一夜等父回家。因此到今天我都依然保持着3岁时候的直觉:汽车总是会意外的坏掉而叫人来修理。

     12号是灾难降临的一天,在我收到地震消息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它是魔鬼,当时正和经理聊的前仰后合,然而片刻之后便被震住,我回到自己的座位发现电脑屏幕上有n条留言,并且网页的头条是温总理正在前往四川的专机上。当时我脑里的想法就像是:四川沦陷,被屠城?人类最大的恐惧便是未知,然而此时恐惧的根源就在于,我移也移不动是联也联不通。

     四川通讯完全中断后,心急如焚,是一遍遍的重拨短信一遍遍的发,网上实时新闻四处搜,班级QQ群如此活跃,成了传递信息的最即时平台。到晚上8、9点短信成了概率很大的通信方式,这注定是个焦灼和漫长等待的夜晚,终于在凌晨收到了父亲的短信又在天亮前接到电话,我知道,在我的农历生日即将日出之时,只能有好消息。

     都江堰,举世闻名的水利工程,古老小城遭受毁灭打击。透过别人的镜头我看到那条街道,那是去年春节,我、彩龙、青木、淑婷、多情,这来自四个不同国家的五个好朋友一起走的那条街,大年初二,我们混在成都、都江堰,青城山下有我们的足迹,欢声笑语,何等畅快,如今一场灾难将那些风景只留在了照片和心里。

     都江堰就像被轰炸过,一个小女孩被压在水泥墙堆下:“救救我…救救我…”外面一大堆人听着,但是由于救援工具和解放军以及医疗人员还没有到,谁都不敢动,只能让眼泪唰唰的下,人的怜悯往往就是顷刻间爆发的。此时任何一块水泥石头的轻微移动对人受伤的肉身来讲都是致命的,幸运的是切割机很快到来,小女孩获救。

     当一个几岁的小孩睁大眼睛天真问你:“我爸爸怎么都不醒过来,是不是会死阿?”这是一位安置区的医疗人员亲身经历,他是位坚强的军人,但是仍然无法克制。我想不论你是七八十岁的华发老人还是像我一样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面对这这样的冲击,如果你还能撑得住,冷静的将事实告诉他的话,那你简直可以去和奥巴马争美国总统。

     昨晚凌晨一点震中在江油发生6级余震,两点多接到同学电话,震感强烈比5.12更加明显,有死伤,现在是彻底不能回室内了。相亲们阿,更加要小心,注意安全,还有现在下雨,江油一百多个水库告急,周围要转移的要疏散的要提高效率,还有现在成都已发现重传染病,要立刻做好卫生消毒工作,还有江油到目前都没有多少救援物资和人员,远远不够,更加要团结自救,还有幺爸你们在平武要随时和我爸联系,还有…

     江油人是好样的,怜悯是越传越强的,叔叔阿姨们自发的煮了稀饭、牛奶带去安置区发放、帮忙。领养浪潮掀起,江油人就是耿直,一车的孤儿,一下就抢完了,并且,天塌下来,江油人仍然要喝茶、斗地主、打麻将。03级四班也是好样的,有同学样要被派去参加抗震救灾,而我们身在四方心系蜀,尽自己的努力支持家乡,我们煽动捐款潮,我们不但自己要捐,捐出收入的一部分,我们还要想一切办法,发动一切人捐,不管他是否愿意,是否发自内心,不管是300还是3000,对,就要这么强势,这才有我党的风范,集中力量办大事,此刻,03级四班,我们在一起。

     最后,我们来听这首米儿丝的《手牵手》,一个叫沈恐龙的播给我听,我把它播给你们听:

……

把我们的手牵在一起,用青春的手来写奇迹

把我们的心放在一起,共同渡过风和雨

Leave a Reply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