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浮灯

      (一)昨晚竟梦到了她,用很长时间在白日筑起的城墙和堡垒,竟然被一个梦轻易的击垮。梦里有我有她,有老朋友的聚会,醒来睁眼,不禁悲从中来。真好笑,这无聊的记忆还没完没了了不成,那我就索性一把牵着流水浮灯出来,抓住这情愫,写下这个女子。

      (二)她个子不高,微胖,如果再继续胖,那可以用短粗来形容,走路姿势不很好看。身材加上走路,使其远看起来没有什么或高贵或淑女的气质。面容方面,五官端庄而细腻,鼻子标志,嘴唇略厚,但很圆润别致,眼睛大而目光坚定,眉毛浓,以至于后来我欣赏女孩都会很注意眉毛。看来我实在不会写作文,尤其说明文,本来个阳光小美女,被我描述成什么样了。在我接触到的女子当中,她实在不能算是大美人,但她竟有何巨大魔力如梦魇般在我心中惊起涟漪。不幸的是,惊起涟漪却未掀起波澜,幸运的是,至少N年后我可以指着上面这个人,对旁边的人说,看,这是我少年时迷恋过的女子。曾经一个朋友对我说她很有邻家女孩的感觉,我非常之赞同。请先跳转至第四段。

      (三)近来一段时间我竟不渴望女人,看到胸大的女人竟然没有多看一眼,没有生理反应,近期都没有意淫,也没有手淫。有时在想抓一个女人,发展成情人,以解决生理上的需求,男人下体的冲动会使其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女人也是),而我至今都如此的理智,不是没冲动,而是冲动太弱。一方面,以我个人的审美观,我觉得粤港两地女性不甚好看,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地的,个人审美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造成这种难看的原因是这个城市的浮躁与混乱,乱的就像乱马1/2,这种大规模的难看在我去到的省份和城市是罕有的,从样貌到头发到鞋。另一方面,大脑和生殖器都是很强势的,尤其是在一个平均年龄不到30的移民城市,金钱社会,动物的本能无时无刻不在公交车、地铁、电梯里酝酿。如果有女性有这种需求,或许我会直接告诉她上床可以,感情免谈。而这样的女人又岂是当年那个静若荷莲、动如火焰,让我深深迷恋的邻家女孩,这怎能与之相比,shit!

      (四)kao,我竟把喜欢的女孩和我那些龌龊的想法写在一片日志里,提醒各位看官,如果你小子跟我一样很坏,可浏览第三段,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一个好女人,请就此读罢。有关她的梦总是美好的,梦里我就是个小孩,只是,可是,我自认为长大了,曾经是流水浮灯、邻家女孩,不在了,未来只有一生所爱、欲拒还羞。请你离开我的梦,你过你的人生,精彩间,而我浪迹天涯,半根烟。

      今天还能听什么呢,这首不会厌《流水浮灯》-黄沾,出自电影《青蛇》原声,少年于我,真的很喜欢。

青蛇  

One Response to “流水浮灯”

  1. 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我也在做着那样一个梦。

Leave a Reply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