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跳

       人到底要承受什么样的痛苦才会觉得死了比活着更快乐,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他觉得未来不会比现在更美好,已经没有任何可期盼可等待。早上跟同事谈起富士康第十二跳,我说莫非富士康也要冲月末时点数,要在5月31号站到15人的台阶,然后下午听说又有人跳楼,我同事马上告诉我说我指标下轻了。这跳楼哪是个别人的个别问题,我可以肯定的说,现在在富士康已经形成了一个良好的跳楼氛围,相互感染的榜样力量,超星级的跳楼体验,每新增一个跳楼者,大家竖起大拇指说:这哥们好样的!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你跳、他跳、我也跳。就好像有人去幼儿园砍了人,我想了想我也可以去幼儿园砍人;又有人拍了艳照,然后你也拍艳照我也拍艳照,我们大家都来拍艳照,于是今天有了艳照门,明天兽兽门,后天就有了厕所门,当今天下如此之多的门,以至于让我看到门就TMD想吐。设想一下,三十年前的中国,如果你的周围有人跳楼或者拍了艳照给大家看,那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和故事。改革开发二十多年来,国家的经济每年以7%以上的幅度增长。与此同时,国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却在逐年下降,政府储蓄不断增加,已经占到GDP的40%,老百姓储蓄还不到30%,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政府把全国40%的财富存了起来(还有利息收),同时,各种资源急剧向金融、能源等等垄断行业和大企业流动,例如2009年1%的企业获得了全国90%的贷款,而中小企业却在市场的夹缝中求生存,使得他们不得不想一些旁门左道来搅乱市场。国家的基尼系数超过了0.5(可参见百度百科),意思是我们国家的贫富差距、两极分化世界排名第一。在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我们,1%的人口掌握了50%的财富,并且,美国最低收入人群的平均收入是我们最低收入人群的7倍。我亲身体会到,在美国人中,提到一个人很有钱很富有,大家都会把他推到舞台的最中央,对其表示肯定和推崇,拍手叫好。而在中国在你我之中,如果提到一个人很有钱,你是否会首先联想他是不是贪污受贿呢。在加州大街上,如果你将目光投向路上的行人,他会马上热情向你打招呼微笑,在北京朝阳街上,如果有人多看你一眼,你是否会马上警觉,认为他不怀好意。在这一点上,我认为美国强大的可怕。当我们国家这样的贫富对立和畸形心里不断升级时,当底层民众无法影响政府体制和权力铁门的时候,便会在这个社会最薄弱的地方爆发出来,就好像我如果打架打不过你,只要踢到你老二,你一样会叫唤一样,比如说我可以去幼儿园砍人,可以拍裸照让大家看,也可以从18楼跳下去,关你P事。在如今,我们国家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三,买一套房子对老百姓是一件大事,若干年后,我们经济全世界第一,那时候买一个电视机是全家头等大事,这样有多尴尬。我们自豪的说,美国有的我们全都有,我们也可以办世博办奥运,我们物价是美国5倍,人均收入是美国七分之一,我们还可活得这么自信潇洒high,我们多牛X。半个世纪前,中国老百姓们一无所有,日子艰苦而简单,唯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开心,因为所有人认为当下的日子只是暂时的,迟早会有肉吃迟早会小康。而如今,所有人不知明天在哪里,不知怎样才叫好好过活,只知道房子会继续涨价,为了房子而终老,今天5平米,明天一间卧室。我无法理解,为何这么多年,只有区区12个人跳楼。只要给一个理由,你我随时可以去跳楼,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中华,你叫我说啥。
       天高云淡,谁人困惑,书山自有解答。凌晨四点,我生日,你来听这首曲子,你点下面播放键,然后晚安!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Leave a Reply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