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儿飞

标题只是背景音乐的名字!

一、Google退出中国,中国主页自动跳转至香港主页,今天在网上偶然看到一位网友的签名:Google声称没我们有退出中国,我们只是设到香港,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设到台湾,因为台湾也是中国不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设到钓鱼岛….抛开政治因素不说,就网络本身,Google何以让中国千万的用户有如此大的反应呢?十年前,正是我刚刚接触网络的时候,当我第一次在浏览器输入地址打开网页的时候,就已经被烙上印记,深深的相信互联网这个名词所蕴含的能量,无比的景仰。那种输入地址后等待网页慢慢打开的激动,以及点击链接后对下一个页面企盼的心情,眼前这屏幕,就是一个美丽神奇的世界。那样浓烈的好奇与欣喜,人生再也不会有了。有多少人知道十年前中国有腾讯这家公司以及他所开发的称为OICQ的软件,而现在每天有两亿人同时登录QQ,几天前去到腾讯总部办公楼,看到他们员工充满Q意的工作氛围以及言语间流露出的十分得意,还真是令人羡慕。这十年,是互联网发生深刻变革的十年,从EMail到IM,从BBS到SNS,从Web到Web2.0。这十年,也是我从网络外走进网络里深刻感触的十年。记得大概99年的样子,玩了一款网络游戏叫《笑傲江湖》是全文字的游戏,当时就惊叹于通过网络玩游戏竟可以将完全不相识的人们联系在一起,组成一个江湖。从那时起我就一头扎进网络,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从微软、雅虎的用户到苹果、Google的粉丝,崇拜过又抛弃过,各种应用与体验层出不穷,让你觉得网络如此有趣,每一天都充满惊喜,让你我的距离变得那么远,又那么近。十年前的时候,我离开家用的是寻呼机作为基本通讯工具,一听到嘀嘀嘀响就要尽快找公用电话给人回过去。十年后的今天我看到手机来电,还要考虑要不要接听。而互联网的变化更新远比无线通讯来得更猛烈,我们可以猜想,再过十年互联网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便捷和新鲜,生活又会充满什么样的惊喜。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愿意关注它的发展,以及给人们带来的改变,因为我热爱网络,热爱与你的接触与沟通,又因为这份热爱,而从未感到乏味感到厌倦。

阅读全文——共1469字

No Comments

《电影往事》

       这个时候我就听着这部电影的原声音乐,“毛小兵走了,我童年所有的快乐都跟着他走了,每次看他留给我的望远镜,我想看到毛小兵在哪儿,他在干什么,他会不会想起我…”这段台词反复的在脑海中回响,电影竟有如此魔力能揪住人的心,今年五一三天假,这部电影我看了三遍。通常,在很安静很安静的夜里,一个人,放上一部喜欢的老电影,会有很深很深的怀念和感想,我想电影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魅力,是因为观众与银幕的距离,一点一滴,那些一帧帧的电影画面、对白与音乐,将人从银幕外拉进银幕里,故事外拉进故事里,是我们所不能描绘的,时间与空间、回忆和憧憬的距离,将你从周遭的故事与人生,带到最深最深的镜头里的,你这一生故事以外的其他的故事与人生,我想或许也只有电影可以做到了。那些在荧幕上滔滔不绝讲述着自己精彩辉煌经历的人,固然是令人羡慕的,然而只要你还有故事,在你全部或部分经历了你的平凡的人生的时候,你可以说,你也有你的电影了。

阅读全文——共658字

2 Comments

你不懂北京

       你可以是北京人,也可以无限的熟悉北京,却永远无法懂北京,我坚信这句话,从定福庄到大黄庄,从东直门到西直门,从北海到中南海,从三元桥到亮马桥,始终如此。天安门、长安街无法诠释它的一切,长城饭店、天上人间不是它的代名词,三里屯和什刹海的酒吧们更无法理解它,坐落在郊外的798工厂也在努力的描绘着它,或许只有紫禁城里沉睡的古木和老胡同里的叫卖声才是北京真正的主人。我还生活在北京的时候,一心想离开北京,最后真的离开了,并且匆匆的两年就过去了,近来又开始想北京,两年来从未像这几天一样如此的想念北京。或许对一个城市的想念未必就是因为与之有关的人和事,可这种想念着实无法名状,看到自己两年前离开时写下一篇日志名为《殇》,短短几行字却道出了当时心里全部的复杂情感,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聪,你是个多么乐观又向前看的人阿,却还在这煽旧情。

阅读全文——共925字

1 Comment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