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静,谁共鸣

:

聪,当你对着这个电脑屏幕的时候,界面是那么的熟悉,从未改变过,你有什么理由愁眉苦脸、悲情肆意。

聪,当你打开播放器的时候,动人的旋律、好听的音乐,从未间断,你有什么理由惊慌忧虑。

阅读全文——共517字

1 Comment

道一声,晚安

      现在是3月14日凌晨4点半,今夜的酒还没有褪去,很渴,醒来再也睡不着,这夜晚很静,窗外时有狗吠声,静的让人觉得踏实,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变动,从4点到4点半,再从4点半到5点,点点滴滴,这慢慢的节奏,很祥和,还是点开听《流水浮灯》,又是这样的音乐,叫人理不清思绪,也不愿想事情。这两年来是很少喝酒,否则这点酒精也不会让我有点晕晕的,上次因喝酒在半夜醒来还是06年生日的时候,同样的凌晨,同样打开电脑写写,又读那时的文字,发现自己仍然保持着少年的心态,日子就是这样飞快的过来又流走。

 

      有这样或那样的人,会在你的生命中短暂的停留,或许也会占据着感情,这话真好,不知道随着年龄和岁月增加,那些关心、在意和悸动会不会消失,至少现在,生活还是那么简单,遇人遇事,音乐还是那么好听,声声悦耳,白天的浮躁与夜晚的安静相辉映。有时心情与事故也会有极大的反差,会惆怅、会忧伤,那就说一句:管他妈的呢!我说的到,却未必做得到,我总是在想,为什么那些让人感动和铭记的音乐,总是带着悲伤,是不是只有凄美的东西,才让人印象深刻,还是我的原因呢。从小听父亲教悔说:人,要拿得起放的下,现在想跟您汇报一下说:真TMD难!在您儿子23岁末的阶段,爱,仍然会深深爱,必定会倾注巨大的感情,恨,我还没有学会。

阅读全文——共689字

No Comments

流水浮灯

      (一)昨晚竟梦到了她,用很长时间在白日筑起的城墙和堡垒,竟然被一个梦轻易的击垮。梦里有我有她,有老朋友的聚会,醒来睁眼,不禁悲从中来。真好笑,这无聊的记忆还没完没了了不成,那我就索性一把牵着流水浮灯出来,抓住这情愫,写下这个女子。

      (二)她个子不高,微胖,如果再继续胖,那可以用短粗来形容,走路姿势不很好看。身材加上走路,使其远看起来没有什么或高贵或淑女的气质。面容方面,五官端庄而细腻,鼻子标志,嘴唇略厚,但很圆润别致,眼睛大而目光坚定,眉毛浓,以至于后来我欣赏女孩都会很注意眉毛。看来我实在不会写作文,尤其说明文,本来个阳光小美女,被我描述成什么样了。在我接触到的女子当中,她实在不能算是大美人,但她竟有何巨大魔力如梦魇般在我心中惊起涟漪。不幸的是,惊起涟漪却未掀起波澜,幸运的是,至少N年后我可以指着上面这个人,对旁边的人说,看,这是我少年时迷恋过的女子。曾经一个朋友对我说她很有邻家女孩的感觉,我非常之赞同。请先跳转至第四段。

阅读全文——共1056字

1 Comment

我是乡巴佬,我土,素质?

戊子年丙辰月戊戌日季春下弦月甲子初 23:50

     每天上下班坐公交车的时间是我的时间,之所以说是我的时间,是由于坐公交时间长达1小时。因为我栖息在接近起点站,而又工作在接近终点站,因此在这趟公交车上必然会有一个属于我的上佳的座位,我喜欢靠左边窗户的一个单人的座位,在这我可以做很多事,可以吃早餐、写些文字,更多时候则是看书,我只要一个单程就读完了《小王子》,一个来回就读完了一期《微型计算机》,一个来回加一个单程就读完了《小王子》英文版,再多的时候就是学英语。为何要学英语,在我四年大学生活结束半年之后我意识到,最令我后悔的事情是没有好好学英语,其实不止四年甚至是十年,比没在大学交女朋友还后悔。大学,不是本文的重点,重点是英语以及由此发生的小事。我向来认为英语不行就是乡巴佬,而我就是个非典型的乡巴佬,而且是很土的那种。就目前来说,我已经意识到了学好英语的重要,并为过去贪玩的时光感到惋惜,于是我就补吧,我听那种绝对听不懂的英语歌,跟人交流就说着毫无语法可言的英语word,用了几年时间海选到现在才取了个英文名叫Clever,读英语新闻,甚至写英语日志,对,就是Blog。我有写些文字的习惯的,不管是手指在键盘上嗒嗒嗒,还是笔尖和纸摩擦的唦唦唦,都能让我静下来。相反我却没有看文章的习惯,我不是很喜欢看书的,甚至都没有读完过一本真正的文学作品,我没文采也不诗意。我更没有浏览别人日记或者博客的习惯,从不主动的去打开别人的blog看他们写的人和事,即使是我喜欢的那个女子写得字,我也很少链接-链接然后浏览,更别说要在别人的文章后留言了。至今我只跟踪过一个人的blog,方,我喜欢他在流水浮灯下写给华君的那些旧文,泪与笑,一篇篇的读过。我在别人blog里留下脚印的情况是罕有的,然而就在我没完没了的从早到晚秀英语的兴奋劲中,如下事件就发生了。

阅读全文——共1714字

No Comments

      就爱滥用古典文学,这么悲凉的字,就是要用要说,走的那天天很昏暗,闷热啊,好似狂风暴雨将要大作,不知道黄历上写的是不是大利南方,离开很轻松走得却很沉,呵,行李当然多。和胖子在火车上分别时我不能自已,一再的控制,直到火车启动,在这个最难的时刻车上的广播竟放起了那首歌颂梵高死亡的Vincent,天才殇,这音乐真叫我想"哎"。我以为我真的很不喜欢北方的城,可在去西站的路上,三十六条大道七十二座天桥,黄天好低好低,受到无比挤压的心也无比的躁动,是同窗友情吗,我不能肯定至少不全是,还是那些让我牵挂的人?我很明白时间收拾一切的道理,不论北京、上海或是香港,远去的火车上,看窗外,城一座座、村一庄庄,穿青山,跨长江, 雨淅沥沥的唰着南方的绿,路过的风景、无比的归属感,或许几个月后屁事没有。祝福那些也祝福我的朋友们,音乐,我不知道又听一生所爱还是流水浮灯,不是我的,莫再想,你可也壮我些胆气,还来与你聚,殇、城殇、侬殇殇…

No Comments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