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远行,人生如歌

       此刻我就坐在火车上,带上耳机静静的,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列车急速往前,正如我们无法停息的生活脚步。此时车厢里和车厢外是两个世界,而于我耳机里和耳机外也是两个世界,仿佛只有这短暂的一个小时旅程,有了车厢和耳机的隔离,我才属于我自己。透过车窗看到隐隐倒影出的自己略带疲惫的脸,想着这张熟悉的面孔曾经的样子、未来的样子。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吃过晚饭就着太阳下山,喜欢和大人们一起去离家不远处的铁路上散步,在铁轨上一格一格的跳着走,听到火车轰鸣声赶紧到旁边躲起来。那时的自己,看着呼啸而来又渐渐远去的火车,总是幻想着有天能搭乘火车去往很远的地方,我一直以为远方很遥远,憧憬着远方有让我欣喜若狂从未欣赏过的风景、有让我欢欣鼓舞做从未做过的有趣事情、体验那种未知的从未体验过的别样人生…… 终于,有一天忽的我就长大成人,背上行囊,去到许多的地方,遇到许多的人,踏过少年青葱的张狂,淌过青春义气、杯酒触光,在得意的时光、艰难的岁月里笃定前行。我才明白,其实最远的地方不是你从未到达的远方,而是任凭你再努力,就算踏破铁鞋、遍体鳞伤,也再也回不去的曾经,是在你生命中那些经过几十年时间还深深印在你脑海里的、清晰可见的灵魂深处的记忆,那些景象可能突然就在你眼前浮现开来,你当时看到的美妙景象、听到的温暖声音和陪伴你身边的人,音容笑貌栩栩如生,每每想起都觉得温暖涌上心头。这些景象虚无又真实的存在着,可能是童年时玩耍的时光,可能是少年时悸动的爱情,可能是某个感动的瞬间,或一段愉快的旅行,而在此刻,你能记起却永远也追不回来。就好比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你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出了关键选择,影响了后来整个人生和命运的轨迹,可在当时,你觉得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下午罢了。

阅读全文——共896字

No Comments

在南下的飞机上

(一)在南下的火车上─席慕容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起来。

阅读全文——共2617字

No Comments

你不懂北京

       你可以是北京人,也可以无限的熟悉北京,却永远无法懂北京,我坚信这句话,从定福庄到大黄庄,从东直门到西直门,从北海到中南海,从三元桥到亮马桥,始终如此。天安门、长安街无法诠释它的一切,长城饭店、天上人间不是它的代名词,三里屯和什刹海的酒吧们更无法理解它,坐落在郊外的798工厂也在努力的描绘着它,或许只有紫禁城里沉睡的古木和老胡同里的叫卖声才是北京真正的主人。我还生活在北京的时候,一心想离开北京,最后真的离开了,并且匆匆的两年就过去了,近来又开始想北京,两年来从未像这几天一样如此的想念北京。或许对一个城市的想念未必就是因为与之有关的人和事,可这种想念着实无法名状,看到自己两年前离开时写下一篇日志名为《殇》,短短几行字却道出了当时心里全部的复杂情感,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聪,你是个多么乐观又向前看的人阿,却还在这煽旧情。

阅读全文——共925字

1 Comment

      就爱滥用古典文学,这么悲凉的字,就是要用要说,走的那天天很昏暗,闷热啊,好似狂风暴雨将要大作,不知道黄历上写的是不是大利南方,离开很轻松走得却很沉,呵,行李当然多。和胖子在火车上分别时我不能自已,一再的控制,直到火车启动,在这个最难的时刻车上的广播竟放起了那首歌颂梵高死亡的Vincent,天才殇,这音乐真叫我想"哎"。我以为我真的很不喜欢北方的城,可在去西站的路上,三十六条大道七十二座天桥,黄天好低好低,受到无比挤压的心也无比的躁动,是同窗友情吗,我不能肯定至少不全是,还是那些让我牵挂的人?我很明白时间收拾一切的道理,不论北京、上海或是香港,远去的火车上,看窗外,城一座座、村一庄庄,穿青山,跨长江, 雨淅沥沥的唰着南方的绿,路过的风景、无比的归属感,或许几个月后屁事没有。祝福那些也祝福我的朋友们,音乐,我不知道又听一生所爱还是流水浮灯,不是我的,莫再想,你可也壮我些胆气,还来与你聚,殇、城殇、侬殇殇…

No Comments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