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之君

       昨晚大约11点,老兄,接到你电话时我正在开车,你说你今晚的飞机就走了,回家去,我说我的BOSS就坐在旁边呼呼大睡,我到处转着找地方洗脚按摩,短短几句。其实挂掉电话后我心情很是沉重,疲惫的掌着方向盘,心里乱七八糟,想起今年换工作搬走后和你少有联系。为何每逢年底我总是很惆怅,年纪轻轻竟然喜欢玩忧郁,无比的失落感已经蔓延多日,但是今天我特别的失落。办公室的人少了,华强北的人少了,深圳安静起来,就连从龙华回市区的高速公路上的车辆也变少了。春节要来了,过节费、年终奖要发,我一点也兴奋不起来,不高兴,越是新年越是难过,早已没了对任何节日的任何欣喜,我也有些想回家去。2000年以前我都是和爸妈一起过年,2000以后一家人只在一起过过一次年,那是2003年,支离破碎,如今我们各自过活,是怎样的无奈与纠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啊。

阅读全文——共632字

1 Comment

分享到... 
 Powered by patent-cn.com